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钨都文苑 > 经典案例 > 正文
经典案例

人民日报社记者关注的一起房屋拆迁行政案的台前幕后

时间:2015/09/29 12:02:33  来源:赣州胡敦麟律师网  浏览次数:3617

    人民日报社记者关注的一起房屋拆迁行政案的台前幕后---胡敦麟

    2004年除夕前,江西定南县被拆迁户陈连秀等人收到了定南县政府部门转来的138万余元房屋拆迁补偿费,双方握手言和。至此,这起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被舆论炒得沸沸扬扬的房屋拆迁行政案,最终以上诉人陈连秀等人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撤回上诉而拉上了帷幕。案件虽已结束,但引发案件的前因后果却颇耐人寻味,引人思索。 
                             政府违规出让经营土地     被拆迁户决定对簿公堂 
    江西省定南县位于江西赣州市的南部,紧邻广东,是个人口仅20万的县城。 
    定南县历市镇建设东路大转盘地段属定南县繁华闹市区。在大转盘的西侧,有一栋占地面积790.45平方米、砖混结构,1998年10月,经定南县城建管理部门同意,陈连秀等人与历市镇思荣村合作建成的2000多平方米的商住楼,取名为“汇丰大厦”。同年12月,定南县土地管理局向陈连秀等人核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1999年1月,定南县房产局向其核发了《房屋产权证》。房屋建成后,思荣村村委会和陈连秀等人一直在此办公、居住或经营。 
    2003年2月25日,定南县房产局张贴了一份《城市房屋拆迁公告》,称“经县政府批准”,决定对该栋房屋及相邻的一处房屋予以拆迁。26日,定南县旧城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委托了一评估机构对拟拆房屋进行评估。4月23日,思荣村村委会、陈连秀等人向定南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县房产局的违法拆迁行为,县政府审查后决定“不予受理”。30日,拆迁人江西顺丰实业有限公司定南县分公司向县房产局提交了要求陈连秀等人限期拆迁的裁决申请。5月3日,定南县房产局作出裁决,限令陈连秀等人于5月10日前拆迁完毕。 
    收到定南县房产管理局的裁决书,被拆迁人陈连秀的丈夫郭茂春特意到新华书店购买了相关的法律书籍。国土资源部2002年4月3日颁布的《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引起了他的注意。该《规定》第4条是这样规定的:“商业、旅游、娱乐和商品住宅等各类经营性用地,必须以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前款规定以外用途的土地的供地计划公开后,用一宗地有两个以上意向用地者的,也应当采用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郭茂春认为,被拆迁的这宗土地既然是商业性开发,就应当采用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而不能由政府随意批给顺丰公司开发。为慎重起见,陈连秀两夫妻专程到赣州市找律师进行了咨询。律师在听取了陈连秀等人的陈述及仔细阅读了陈连秀带来的相关资料后认为,本案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拆迁房屋是否城市建设的需要,有无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二是政府不按法定程序对土地挂牌出售,属违法行政。三是在具体的拆迁过程中存在违反《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规定的法定程序的情况。律师的点拔,使陈连秀等人的心中吃了一粒“定心丸”。尽管陈连秀等人也明白,在我国法制建设还不十分完善的情况下,“民告官”的道路会十分艰难,但因时间紧迫,陈连秀等人还是毅然拿起了法律的武器,一纸诉状将定南县房产局告上了法庭,要求撤销其作出的行政裁决,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5月8日受理了这起不服房屋拆迁行政诉讼案,诉讼由此拉开了序幕。 
                               不顾生效裁定强制拆房     人民日报记者明察暗访 
      为防止诉讼期间政府强制拆房,原告陈连秀等人以被告对原告的房屋评估价值72万余元与原告房屋的实际价值差额较大,使原告的合法权益遭受了重大损失,要求重新评估为由,向法院申请停止执行定南县房产管理局作出的裁决书。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44条第1款第2项之规定,于2003年5月14日裁定:在本案诉讼期间,停止执行定南县房产管理局2003年5月3日所作出的拆除房屋裁决书。原告相信法律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人不得侵犯,同时相信评估机构会作出一个科学、公正、合理的评估结论。 
    5月28日,赣州中院通知诉讼双方,该院法官将于29日同评估机构人员一起到定南县对拟拆房屋作实地评估。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5月28日下午6时许,定南县城管大队在拟拆房屋外贴出公告,要求屋内各承租户于29日上午6时30分前搬迁完毕,否则后果自负。29日上午6时30分,定南县政府组织城管、房管等部门人员100多人,由一名副队长带队,破门入室,将屋内财物强行搬出,然后对房屋进行强制拆除。上午9时30分左右,赣州中院的法官抵达现场后,依法进行制止,但未能制止县政府强制拆房的行为。 
    县政府这种无视法院生效裁定强制拆房的行为,令当地群众深感震惊和不解,同时使原告等人清醒地认识到“民告官”的艰难。原告将希望寄托在了新闻记者的身上。他迫切希望新闻界能够关注他这起普通的房屋拆迁行政案,他更希望借助新闻机构的有效监督机制减少政府机关对法院依法办案、独立办案、秉公办案的压力和干预,使这起案件最终能够等到公正的处理。 
    经人指点,原告陈连秀的丈夫来到了北京。在《人民日报》读者接待室,他受到了相关人员的热情接待,使他从内心里感受到了温暖和希望。作为党中央的机关报,选择某一个题材进行舆论监督报道是非常慎重的。在认真听取了陈连秀的丈夫的情况反映及仔细查看了相关材料后,《人民日报》社决定派群众工作部的记者傅昌波到江西省定南县实地调查采访。傅昌波记者接受任务后即日来到了定南,在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相关陈述并掌握了第一手的相关证据后,傅昌波记者于2003年8月28日在《人民日报》第五版发表了《如此拆房,为谁谋利?》一文。在文章的编后语中,记者写道:“江西省定南县政府在此次房屋拆迁中给人的印象是:只要能让顺丰公司顺利进行开发,政府行为合法与否不重要,符合程序与否不重要。这种做法显然违背‘依法行政’的原则。”傅昌波记者的这篇文章犹如一枚重型炸弹,在江西省定南县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导致当天的《人民日报》在定南县遭至全部“扣压”的命运,从而引发了全国新闻界对这起普通的房屋拆迁行政案的密切关注。 
                                政府违法行政事实清楚     法院迫于干预原告败诉 
    2003年6月19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就定南县房产局的具体行政是否违法,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展开了一场针锋相对的辩论。被告定南县房产局的代理人向法庭提交了八组证据,说明被告的行为符合《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程序合法。针对被告代理人的举证,原告代理律师进行了相应的辩驳。双方的争议焦点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争议焦点之一,政府决定拆迁是否符合城市规划建设的需要?有无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 
    被告代理人认为,政府决定拆迁是为了拓宽道路,是城市总体规划建设的需要,对于局部的规划调整,无须其它部门的批准。原告代理律师不同意被告代理人的看法。他认为:根据《城市规划法》第21条之规定,市管辖的县级人民政府所在地的总体规划,必须先经同级人大或常委会审查同意后,再报市人民政府审批。原告的房屋是1998年10月新建的,经过相关部门的批准,说明符合城市规划的要求。在被告无法提交城市规划已经修改并且已经批准的情况下,政府决定拆迁没有法律依据。 
    其次,从定南县建设局与顺丰公司签订的《建设东路大转盘西侧房屋拆迁开发建设合同书》中可以看到,顺丰公司只要向县建设局支付130万元,建设局将拆迁后的大部分土地(约800平方米)交给顺丰公司建造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商住楼,并承诺收款后“三个月内完成拆迁和平整工作”。在此之前,县政府办公室于3月21日以《抄告单》的形式同意县建设局的这项合作,并同意顺丰公司“免交土地出让金等土地规费”,由建设局代征代缴,其他部门不得直接向顺丰公司征收。合同中没有“由顺丰公司负责拓宽道路”等公益性回报的条款。由此可见,政府决定拆迁,并非城市规划建设的需要,而纯属为了引进资金的商业运作需要。 
    争议焦点之二,在拆迁的程序上,被告是否违反了法定程序? 
    被告代理人在法庭上提供了定南县政府办的抄告单,顺丰公司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定南县旧城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供的顺丰公司已转款130万元的资金证明及顺丰公司取得的《房屋拆迁许可证》等,以此说明拆迁人符合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7条规定的拆迁人资格,在拆迁的具体操作程序上并不违法。 
    原告代理律师则认为,被告在拆迁的程序上严重违反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表现在: 
    1、没有政府的立项批文即决定拆迁,违反了《条例》第3条的规定,定南县政府办公室的抄告单不能等同于县计委的立项,更不能视为政府的红头文件,以此作为决定拆迁的依据,与法相悖。 
    2、违法发放了《房屋拆迁许可证》,违反了《条例》第7条的规定。被告在顺丰公司既没有取得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又没有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的情况下,给顺丰公司发放《房屋拆迁许可证》属于违反《条例》的行为。 
      3、在具体实施的拆迁程序上,违反了《条例》第7条、第8条、第10条、第13条之规定。表现在:被告发布拆迁公告的时间是2月25日,而顺丰公司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时间是3月22日。在房屋拆迁许可证未颁发之前即公告拆房,在程序上是严重违法的。 
      4、未组织过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就安置补偿问题进行过协商。以行政命令的方式,通知原告提供资料,核对面积,要求拆房是不符合《条例》第13条规定的。 
      5、实施拆迁单位不具备拆迁资格,违反了《条例》第10条之规定。定南县旧城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是一个由政府各部门派出人员组成的临时机构,不具有拆迁资格。据此,原告代理律师认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2款之规定,应当判决确认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并撤销其作出的裁决书。 
    争议焦点之三,被告单方委托的评估机构所作出的评估结论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能否采纳其评估结论? 
    被告代理人认为,被告委托评估机构对所拆房屋进行评估,不违反法律规定。 
    原告代理律师认为,虽然《条例》第24条并没有规定选择房屋评估机构要征求被拆迁人的意见,但按照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选择评估机构应当告知被拆迁人。况且原告选择的评估机构未根据被拆房屋所处的区位和用途进行公正的评估,也未对土地的价格进行评估,因而不宜采纳其评估结论。 
    法庭辩论结束后,承办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定南县政府部门违法行政的事实清楚,但法院迟迟没有判决。原告陈连秀等人隐隐约约地感到一丝不安。 
    2003年8月12日,在《人民日报》发表《如此拆房,为谁谋利?》一文之前,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一审判决书。法院认为:“政府的抄告单也是一种政府批准立项的形式,虽然不是县计委审批,但是政府办的抄告单可视为是县政府计划委员会的一种立项审批形式”。“定南整个城市改造都是委托旧改办实施,在形式上没有严重的违法行为,应认定其拆迁资格合法”。“评估价格符合有关规定和定南的实际情况,原告认为补偿过低,要求提高补偿标准没有依据,不予支持”。据此,判决维持定南县房产局作出的裁决书。 
    接到一审判决书,得知自己败诉时,毫无思想准备的原告陈连秀哭了。陈连秀问主审该案的法官,政府的违法行政事实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败诉?法官表示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法官建议陈连秀向省高院上诉。哭哭啼啼的陈连秀踉踉跄跄地走出了法院的大门。 
                                扣压党报引起全国关注     充满忧虑陈连秀提起上诉 
    8月30日上午10时许,江西省定南县武装部门口的水泥墙上,悄悄地贴上了一篇从8月28日《人民日报》第5版上复印下来的文章《如此拆房,为谁谋利?》。还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水泥墙前面就围了里外两三圈人。四、五分钟后,一位面色严肃的人挤进人群,一手撕掉了墙上的复印文章。 
    “定南上《人民日报》了。”“报道定南的报纸被县里封杀了”这两条消息在定南县城很快传开了。 
    9月19日,《人民日报》在第五版登出了题为《江西定南—拒绝舆论监督,扣压人民日报》的报道。9月18日,《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题为《江西定南“人民日报事件”后果前因》的报道,详细披露了8月28日的《人民日报》在定南县遭至扣压的情况。此后,网站上关于定南县扣压党报的言论铺天盖地,也引起了众多新闻媒体对该案前因后果的密切关注。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得知定南县扣发《人民日报》刊登对该县的批评报道后,严厉批评了该县的错误做法。9月22日,定南县委副书记王根泉等四人专程来到人民日报社表示感谢党报监督,定南正采取措施,处理有关问题,并表示引以为戒,自觉增强党性观念,切实注意工作方法,做到依法行政。 
    新闻机构的有效监督及定南县委的诚恳态度 ,对本案的最终处理起了积极的作用。 
    经过一审的败诉,原告陈连秀等人虽充满忧虑,但她还是在法定期限内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在上诉状中,陈连秀除重审了定南县房产局违法行政的事实之外,还专门提到了被拆房屋及土地的补偿标准问题。上诉人认为,根据即将实施的《江西省城市拆迁管理实施办法》和《江西省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技术规范》,对被拆迁的房屋,宜选用两种以上的估价方法进行估价,并且应当根据房屋的地段、用途、区位等因素综合考虑,能够选用市场比较法进行评估的,应当以市场比较法为主要的评估方法。 
    被上诉人定南县房产局在上诉答辩状中对上诉人陈连秀提出的上诉理由进行了书面答辩。被上诉人认为,关于评估价格问题,评估机构按国内通行的三种方法进行评估,成本法724391.97元,市场比较法626661元,收益法367500元。评估机构采取了最高值即成本法724391.97元。评估结果是公平、公正、科学的。 
    2003年9月26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了陈连秀等人提起的上诉。 
                                 二审法官苦口婆心说法     当事双方握手言和结案 
    由于本案受到新闻媒体的关注,江西省高院行政庭的法官对本案的审理非常慎重。2003年11月4日,省高院通知了陈连秀等人及其代理律师到省高院进行谈话。谈话时间从上午8时至下午5时,整整进行了一天的时间。谈话内容围绕着被上诉人的行为是否合法及经济补偿适用何种计算方法这两大核心问题展开。省高院审理此案的合议庭成员全部参加了这次谈话,不仅仔细、耐心地听取了上诉人陈连秀的意见及要求,而且就相关核心焦点说了法官个人的意见及观点。为了妥善地处理本案,针对房屋已被拆除现状,代理律师着重谈了补偿问题,并希望高院法官能够将上诉人的意见及要求转达被上诉人。12月17日,省高院通知上诉人及被上诉人双方在省高院见面,以非开庭的方式让双方当事人各自陈述了自己的意见和观点,使双方对案件的争议点及处理的方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省高院法官循循善诱、耐心细致的工作,使案件的最终处理柳暗花明。 
    2004年1月18日除夕前夕,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在江西省定南县达成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其主要内容是: 
    一、定南县房产管理局一次性补偿陈连秀等人拆迁补偿费人民币壹佰叁拾捌万叁仟陆佰元整(¥1383600.00元),含房屋、土地补偿、过渡搬迁费、闭路电视拆迁费、水电、电话补助等一切费用。 
    二、陈连秀在领取拆迁补偿费的当天向省高院书面申请撤回上诉。 
    三、注销陈连秀的房产证和土地使用权证。 
    四、该宗土地挂牌竞价出让。 
    五、强制拆除房屋时,搬走陈连秀等人的生产、生活资料按登记封存数交还本人,如有损坏,按现行市价赔偿。 
    调解协议签订当日,陈连秀等人领取了定南县房产局的补偿款1383600元,并以“达成协议,补偿到位”为由,向省高院申请撤回上诉。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下达了(2003)赣行终字第10号行政裁决书,准许陈连秀等人撤回上诉。至此,本案当事双方最终握手言和,尽弃前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