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钨都文苑 > 经典案例 > 正文
经典案例

从四罪到六年的辩护

时间:2015/09/30 11:35:15  来源:赣州胡敦麟律师网  浏览次数:3521

从四罪到六年的辩护

——一起涉恶犯罪辩护始未及其思索 

                                    胡敦麟 

  

    辩护成功,来不得半点侥幸和懒惰,必须要有不辞辛劳的行动和对案件了如指掌的准备。——作者题记 


    2009年1月8日,安远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内座无虚席,过道上站满了旁听的人员。安远县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涉恶犯罪团伙的审判在这里拉开了序幕。随着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案件的基本事实展现出来: 
                                          无事生非 案发寻衅滋事 
    2008年6月13日晚7时40分,安远县版石镇华灯初放,静谧的月色缓缓地从天边升起,呈现一派祥和的景象。在圩镇的一家麻将馆,四、五个年青人携带砍刀将麻将馆内的桌、椅、门砸坏。闻讯赶来的老板胡某身中数刀后报警,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并组织了一批精兵强将对此案予以侦查。 
    通过排查,公安机关将目标锁定在版石镇颇有名气的严某父子身上,并于次日将作案的一犯罪嫌疑人抓获。为躲避公安机关抓捕,严某指使其侄子将其余同案犯送离该县躲避,并提供了相应的资金。案犯先后在赣州、深圳、东莞躲避一个多月后,因慑于政策的巨大感召力,最终投案自首。 
                                         刨根究底 深挖犯罪罪行 
    以此案为突破口,安远县公安局经过长达数月的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严某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发展以家族成员为骨干、以社会闲散人员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涉案人员近二十人,批准逮捕九人。其中犯罪嫌疑人严某犯有寻衅滋事、强迫交易、开设赌场和窝藏罪,系犯罪团伙的首要分子。 
公安机关查明:2008年6月13日中午,犯罪嫌疑人严某在家中指使同案犯罪嫌疑人去教训开麻将馆的胡某,致胡某轻微伤甲级,构成寻衅滋事罪。 
        1999年至2002年8月,严某伙同他人承包该镇屠宰市场,从养猪户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牟取暴利。2002年8月14日,严某发现谢某等屠夫从别的镇买猪宰杀到本镇销售后,将谢某殴打致轻微伤丙级,并将其猪肉及屠具夺走。2006年8月至2007年8月,犯罪嫌疑人严某为了垄断版石网吧业,指使同案犯人干扰一网吧经营,致使该网吧无法经营而于2007年8月27日低价将网吧转让给严某。2007年3月15日下午,因陈某反对其父亲等人将村小组的山场、林木低价卖给叶某,犯罪嫌疑人严某闻讯后与叶某到陈某家中,以威胁、恐吓的手段威逼陈某出卖山场、林木,陈某一家人出于恐惧被迫躲避到广东。公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严某的上述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 
    1998年至2007年十年间,犯罪嫌疑人严某每年均在安远县开设“铜宝”赌博摊、“大小点”赌博摊,尤其每年过年前后一个月左右参赌人数众多、场面宏大。2002年12月31日,县公安局查获在该镇木材厂职工宿舍内开设“铜宝”赌博摊,2003年6月1日,县公安局查获在某木材厂背后山上开设的“铜宝”赌博摊。2006年农历12月初至2007年农历正月中旬间,犯罪嫌疑人严某牵头纠集同案人,筹集资金10万元在该镇圩上老粮管所、圩岗下山上、严某家等地,开设以摇骰子方式的“大小点”赌博摊,每个股份非法获利7000元。据此,公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严某的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 
    犯罪嫌疑人严某在同案人被公安机关抓捕期间,通过朋友提供资金3000元,指使同案人商量好口供后投案自首,并为他们提供公安机关的行动信息,以逃避公安机关的抓捕,构成窝藏罪。 
                                            律师介入 细研刑事法规 
    2008年8月11日,犯罪嫌疑人严某的亲属来到了江西明理律师事务所。在听取了简要的案情介绍后,我承接了此案。 
    我先后三次会见犯罪嫌疑人严某。在了解本案的基本案情之后,我查阅了大量的相关规定,对恶势力团伙的定性持有异议。对强迫交易罪,我认为犯罪嫌疑人严某的行为不符合该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而开设赌场罪则是从2007年11月6日起追究刑事责任,之前刑法并无该项罪名。 
                                            法庭争锋 亮明辩护观点 
    2009年1月8日,该县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了由分管副院长为审判长,以刑庭庭长、副庭长为审判员的合议庭对严某等九人寻衅滋事案件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九十年代初期以来,被告人严某等开设赌场,为了稳固和维护其赌场秩序,就开始网罗社会闲散人员充当其打手,慢慢发展为以家庭成员为骨干,以闲散人员为团伙成员的恶势力团伙,该团伙称霸一方,为非作恶。公诉人指出:恶势力犯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影响的犯罪组织,具备以下特征:一是具有一定的组织形式,人数较多(一般为5人或5人以上),有相对明确的组织者或首要分子,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是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多次(一般为5起或5起以上)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具有一定的公开性和暴力性;三是严重扰乱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因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严某等人构成了恶势力犯罪,应依所犯罪行从严从重处罚。 
    我认为,恶势力犯罪应当形成犯罪组织,具有组织纪律,具有明显的首要分子,作案时分工明确。本案中,检察机关指控八起寻衅滋事罪行,被告人严某只参与了一起,其余寻衅滋事,被告人并无参与也不知情,有些寻衅滋事罪行系临时起意,事前并无预谋阶段,而同案被告人中均只有一次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被告人长期组织赌博,同案被告人中也只有一人参与,因而被告人严某等人只是一般的共同犯罪,并不构成恶势力团伙犯罪。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开设赌场罪,辩护人认为,在本案基本事实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开设赌场的时间为十年连续的时段,不是事实。根据本案现有的证据材料,“铜宝”赌博摊在1998年至2004年结束,‘大小点’赌博摊于2006年农历12月中下旬至2007年农历正月初,一共只有二十多天的时间。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在1998年至2007年间每年均开设赌博摊与客观事实有出入。关于法律的适用问题。2006年6月29日通过并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六)将刑法第三百零三条修改为:“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只是将开设赌场作为赌博罪从重处罚的情形,但并没有单独的罪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三)确定的开设赌场罪是从赌博罪中分离出来的新罪名,并于2007年11月6日起实施。在此之前,此类案件以赌博罪论处。因而指控被告人严某开设赌场罪明显违背了法无溯及既往基本原则。要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只能以赌博罪进行追究,而不能以开设赌场罪来追究。 
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犯有强迫交易罪的定性持有异议,从指控的基本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来看,我认为,被告人严某的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 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强迫交易罪是刑法修订后新增的罪名,指行为人在商品交易中,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要构成本罪,必须具备两个要素:(一)、“商品交易”事实的存在,多表现为强买强卖等。(二)、犯罪发生的时间必须在“商品交易中”,“之前”或“之后”均不构成本罪。违背他人意志,强迫他人与己或者第三人交易是本罪的本质特征。认定强迫交易罪要求行为的双方处于“交易进行中”。行为人实施犯罪必须在商品交易的进行过程中,行为人必为商品交易双方的一方,其行为目的是为促成交易的完成。 
    对照刑法条文及相关理论,我认为,被告人严某的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对公诉人指控被告人严某犯有窝藏罪的定性,辩护人不持异议,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严某主动交代自己窝藏的罪行,属于刑事政策规定的坦白。并且被告人严某犯窝藏罪的主要出发点是为了促使同案被告人投案自首,因此,辩护人恳请法院在量刑时能依法体现坦白从宽的刑事政策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罚目的,依法对被告人严某予以从轻处罚。 
                                         明镜高悬 采纳律师意见 
    合议庭考虑到本案案情重大、复杂,未予以当庭宣判。2009年3月13日,安远县人民法院下达了(2009)安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书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构成强迫交易罪不能成立。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人严某等人虽使用了暴力等手段,但其行为不符合强迫交易罪的特征,故不构成强迫交易罪。辩护人的辩解与事实和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构成开始赌场罪,本院认为,被告人严某应构成赌博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三)确定的开设赌场罪于2007年11月6日起实施。之前的此类行为,以赌博罪论处。因此,采纳辩护人的这一辩护意见。对于公诉机关指控严某等人是恶势力团伙犯罪,法院认为,上述被告人是一般的共同犯罪,而尚未形成犯罪组织,没有组织纪律,在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某等人的七起寻衅滋事犯罪事实中,被告人严某只教唆一起,其余六起均没有参与。而其他被告人也只有一次犯罪事实。被告人严某长期组织赌博,被告人中也只有一人参与,故上述被告人不构成恶势力团伙犯罪。被告人、辩护人辩称不构成恶势力犯罪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据此,根据刑法相关条文规定,法院判决被告人严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二万元,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合并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一审宣判后,各被告人均表示服判,未提起上诉。 
                                         掩卷思索 辩护任重道远 
    本案虽已拉上了帷幕,但引发的思索和感触颇多。 
    思索一:刑事案件一般由公安机关侦查,检察机关公诉,法院审判。不少当事人认为,律师辩护其实就是走过场,法院不可能采纳律师的观点而不顾检察机关的感受,其实是大错特错的观念。法院审判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律师与公诉人同为法律专业毕业,但各自履行的职责不同,对案件事实的把握及对法律正确的适用出现争议属正常现象,关键是对法律规定要有正确的理解。实践证明,从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和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这一角度而言,律师的辩护大有可为。 
    思索二:辩护人要重视案件的证据材料,切忌投机取巧。不少律师为了节省复印费,只复印一部分自认为重要的证据资料,还有一部分的律师甚至不复印一份证据资料,而只在法院匆匆地浏览一下证据材料,这种做法,很难做到对案件的了如指掌并正确的适用法律。特别是像本案被告人数众多,犯罪事实众多的情况下,粗略的浏览证据材料不能发现很多细节问题,如各被告人之间的供述、辩解有无矛盾,对案件事实的陈述有无差异等等。这是律师成功辩护的基础。 
    思索三:律师办案一定要重视法学理论水平的提高和法律条文的正确适用,深入剖析各个罪名,千万不能凭记忆办案。法律规范成千上万,再好的记忆也难以做到对每部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烂熟于心。因而将案件所涉及的所有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排列出来,进行比较和研究,确是律师在办理每一个案件时的必备功课。 
    思索四:要有吃苦耐劳和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很多案件,尤其是律师在公安机关提前介入的刑事案件,往往需要多次会见犯罪嫌疑人,以了解案件的基本事实。如果怕辛苦或为了应付了事,通常难以熟悉案件,也难以寻找案件的突破口。因而强调律师的敬业精神和敢于辩护的理念,在承办案件的过程中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