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钨都文苑 > 经典案例 > 正文
经典案例

唇枪舌剑的医疗纠纷案

时间:2015/10/21 15:06:09  来源:赣州胡敦麟律师网  浏览次数:3408

唇枪舌剑的医疗纠纷案---胡敦麟
 
    2014年7月24日10:50分,患者温某因咳嗽、咳痰半月,咯血2天前往某县人民医院就诊。医院初步诊断为:1、咯血待查:肺癌?肺结核?2、社区获得性肺炎。医院给予患者输氧,建立静脉通道,通知病重,完善入院常规检查。当天下午16:30分,患者突然出现神志模糊,呼之不应,双眼上翻,呼吸微弱。18:35分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诊断:1、大咯血窒息;2、呼吸循环衰竭;3、多脏器功能障碍;4、肺癌?;5、重症肺炎;6、脑出血? 
    患者仅仅因为咳嗽、咳痰就医,5个小时的时间就撒手人寰,不治身亡,作为患者的近亲属百思不得其解,因而邀集了20余位亲朋好友围攻医院,要求医院给一个说法。医院的答复很简单:患者在医院只有5个小时的时间,医院对患者的诊疗行为严格遵循了技术操作规程,没有过错。建议患者的近亲属对患者进行尸体解剖,以明确死亡原因,倘若医院存在过错,医院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予以赔偿。 
    马拉松式的较量持续了几天,由于患者近亲属无法指出医院的过失,医院态度坚决,坚持没有过错不能流失国家的一分钱,拒绝赔偿。筋疲力尽之后,众亲属感觉赔偿无望,遂办理后事。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半个月后,患者的亲哥哥浏览网站时打开了赣州胡敦麟律师网,发现我擅长处理医疗纠纷,并且办理过1000余起医疗纠纷,便打电话向我咨询。我告诉他,尸体已经火化没有关系,但一定要复印到患者的病历资料,我可以帮他看看病历资料,找找医院的过错所在。 
    两天后,患者的亲哥哥带着从医院复印来的病历资料到江西钨都律师事务所找到我。因病历资料不多,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看完了全部病历资料,告诉他:医院存在明显的过错,我可以帮他讨一个说法。因患者系农村户口,总赔偿数额20万元左右,建议患者通过诉讼方式解决纠纷。但患者的亲哥哥要求尽快解决,并且不想漫长的诉讼拖垮自己的意志,我只好建议由医调中心调处该纠纷。 
    开庭当天,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务科科长及律师到庭。我向医院代理人提出了几个问题。 
    1、咯血的处理原则是什么? 
    医院代理人回答:首先查咯血的原因,其次进行吸血、保持口腔清洁处理。 
    2、你们对患者的咯血是如何处理的? 
    医院代理人回答:我们对患者进行了口腔的清理,保证了患者的呼吸顺畅。 
    3、患者血小板低,随时可能出现大咯血及其它脏器的出血,为什么不立即进行剖腹探查? 
    医院代理人回答:我们正在完善相关的检查,但患者病情变化快,未来得及进行剖腹探查。 
    4、患者入院时血压低,为什么不使用升压药物治疗? 
    医院代理人回答:患者咯血自然导致血压低,处理好了咯血,血压就会正常。 
    5、抢救时为什么不做气管插管或气管切开,以保证患者的呼吸道通畅? 
    医院代理人沉默不语。 
    发问完毕后,我发表了第一轮代理意见: 
    本案中,患者虽未做尸体解剖以确认死亡原因,但很显然,患者死于窒息的可能性最大,医院也将患者死因中大咯血窒息放在第一位,说明患者死于窒息医患双方是没有争议的。对于咯血的患者,保持呼吸道的通畅是首要任务。从患者入院后医院记载的病程记录来看,医院既未请求口腔科会诊,更未在口腔科进行吸血处理,当天下午4时30分患者病情突然变化时,医生才从患者口腔部吸出大量血性液体。抢救时医生虽请麻醉科行气管插管,但由于患者口腔内分泌物过多,插管困难,麻醉师遂放弃了插管。作为一个二级医院,麻醉师应当非常清楚呼吸道的建立对抢救患者生命的重要性,在无法插管的情况下,应立即进行气管切开,但遗憾的是,医院的麻醉师并没有采取这样的抢救措施,而是听之任之,导致患者最终因咯血窒息身亡。医院难道说没有责任吗?患者的死亡后果与医院的医疗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吗? 
    面对我的代理观点,医院代理人认为,医院的技术力量有限,气管切开虽可以做,但患者当时口腔内分泌物太多,难以保证气管切开成功,所以没有实施。 
    在第二轮代理意见中,我提到:患者咯血的原因医院一直未予以处理。患者入院时血压90/60mmHg,查血液分析发现患者血小板低,医生也考虑到了患者大咯血及其它脏器出血的可能性,但始终未采取任何有效的针对性治疗措施,如剖腹探查术,以确认患者脏器出血的部位。患者既往有“胃溃疡”病史,是否存在消化道出血,未得到甄别和处置。患者入院时血压低,在咯血原因不明时应使用升压药物使患者的血压平稳,但从病历资料来看,医院除了为患者建立静脉通道、抗感染、解痉平喘、止咳化痰外,未使用针对性的治疗措施,对最终导致患者的呼吸抑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此外,医院的医疗行为严重违背了医疗规范。三大常规检查中有两项未实施,确定的二级护理中,从入院到患者病危,在长达5个小时的时间内没有任何记录,严重违反了护理指南对护理人员的强制性要求。 
    综合上述观点,我认为,医院对患者的治疗原则存在错误,未尽到法律规定的死亡后果的避免义务和注意义务,医疗行为严重违反卫生部关于医疗核心制度---会诊的规章和规范,患者的死亡后果与医院的医疗行为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承担主要责任。 
    医院代理人针对我的第二轮代理观点,只轻描淡写地予以阐述,未再予以争辩相关的责任。 
    在最后陈述阶段,我强调,倘若本案不能得到圆满的解决,患者家属将通过诉讼方式予以解决。希望医院认真考虑,给患者家属一个公道。 
    医院经慎重考虑,当庭表示愿意和解。经多个回合,医院最终同意支付患者家属8万元。 
    唇枪舌剑,考验的不仅是律师的口才,更多的是对专业能力和业务素质的检验。在处理过的1000多起医疗纠纷案件中,我深深地感受到,只要律师能准确地指出医院的过错,医院不致于不认错,不赔偿。毕竟,司法体系和相关机构的完善,为医疗纠纷的处理提供了坚强的后盾和有力的保障。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