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钨都文苑 > 理论研究 > 正文
理论研究

浅谈被抚养人生活费在司法实践中的困惑

时间:2015/11/25 15:52:05  来源:赣州胡敦麟律师网  浏览次数:3430

浅谈被抚养人生活费在司法实践中的困惑---胡敦麟

    一、被扶养人生活费能否再纳入赔偿范围? 
    被扶养人生活费是指侵权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或者侵害他人身体健康权致其丧失劳动能力,造成受害人生前或丧失劳动能力以前扶养的人扶养来源的丧失,而依法向受害人或其近亲属赔偿的必要费用。 
    从被抚养人生活费的性质来看,立法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国式,法律规定限于“被害人对于第三人负有法定扶养义务者;” 另一种是原苏联式,法律规定“由死者扶养的或者在死者生前有权要求死者扶养的无劳动能力的人。”我国立法采用的是苏联模式,因而按照损失填平的基本原则,似乎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更符合立法本意。 
    司法实践中,在《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前,被扶养人生活费作为一项独立的赔偿项目纳入赔偿总额中没有异议。其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第119条之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产品质量法》第44条之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受害人人身伤害的,侵害人应当赔偿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等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生活自助具费、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以及由其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由死者生前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之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侵权责任法》公布之后,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出台之前,对于《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的:“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的条款理解,更多倾向于被扶养人生活费不能再予以计算。最高人民法院《侵权责任法》研究小组认为,“《侵权责任法》取消了被扶养人生活费项目,用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涵盖之,对我国原有立法进行了彻底变革,理论和实践意义十分重大。”但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公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对被扶养人生活费应纳入赔偿范围一锤定音。 
    但理论界对此一直有不同的看法。中国社科院梁慧星教授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在实践中造成了混淆,并且不符合立法本意,最高人民法院通知的第四条内容属于司法解释性质,司法解释与立法不一致的,应当以立法为准。因此人民法院裁判侵权责任案件,凡是判了死亡赔偿金或者残疾赔偿金的,都不能再判被抚养人生活费。但专家学者的看法及对侵权责任法的理解并不能取代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规定,因而实践中仍然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导致理论界与司法实践中思维逻辑的混乱和争执不休一直没有停歇。 
    二、被抚养人的范围认定 
    现行的法律规定及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未对被扶养人的范围作出明确界定,在司法实践中,也常引起争议。通常,认定被扶养人的范围考虑以下几点: 
   (1)被扶养人限于受死者生前扶养的近亲属。 
    被扶养人包括所有与死者生前有扶养关系的近亲属。只要与死者生前有扶养关系,均可视为被扶养人,这里的扶养关系是概括的概念,包括我国民法中的赡养、抚养、扶养三种法律关系。 
   (2)被扶养人限于与死者有法定扶养关系的权利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第2款明确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3)胎儿是否应包括在被扶养人范围之内 
    胎儿本未出生,尚不具有权利能力,不享有扶养的权利。但是,胎儿在其出生之前,已经事实上存在,并且终究要出生成为一个活体的人或死胎。如果作为他(或她)的扶养人被致死,其出生后的扶养权利被剥夺。为了保护死者所应抚养的胎儿出生后的扶养权利,法律一般都规定胎儿是被扶养人,享有扶养损害赔偿请求权。我国《民法通则》没有明文规定对胎儿扶养权利的保护。对胎儿扶养权利的保护,属于人身权延伸保护的范畴,有利于保护第二代的健康成长,在理论上应当将胎儿列入被扶养人范围之内,但没有法律依据,司法实践中一般不支持。 
   (4)成年近亲属作为被抚养人的年龄界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第2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具体而言,被扶养人包括受害人根据法律规定负有义务承担扶养义务的人:一类是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还有一类是虽已经成年,但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如精神病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甚至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这些人都是依靠受害人在人身损害死亡或者致残前扶养的,都属于进行赔偿的被扶养人的范畴。被扶养人是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老年人的,能否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实践中有争议。譬如,受害人的父母虽年满60周岁,但享有社保,并不属于无生活来源的近亲属,但实践中予以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的情形大量存在。又如,被抚养人系母亲的,到底是从55周岁可以开始计算还是要到60周岁才可以作为被抚养人?实践中的做法也不一致。按照国务院关于职工退休的相关规定,女职工自年满55周岁即可退休,在延迟退休的规定未出台之前,宜按现行规定以女性年满55周岁作为被抚养人较符合法律规定。 
    三、进城务工者在不能提供完整证据的情况下赔偿费用按什么标准计算? 
    抚养人和被抚养人同为城镇居民,自然以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抚养人和被抚养人均为农村居民,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这种情况在实践中没有争议。但对于进城务工者,其户籍和被抚养人户籍在农村,在计算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时按什么标准计算,在实践中常引发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2005)民他字第25号规定:“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适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性支出)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实践中,进城务工的农村居民由于缺乏法律意识,往往提供不了用人单位的劳动合同、社保、医疗保险凭证,也未在派出所办理相关的暂住证明,对于侵权人代理人提出的证明在城镇工作的用人单位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劳动合同、工资表、社保、医疗等凭证及租房协议、房东的房产证、每月租金票据及水电费发票无法提供,导致在法庭上的争议。也有受害人实际上并不在城镇工作,但出现侵权事件后提供在城镇工作、生活相关的证据,导致按城镇各项标准计算赔偿的情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复函的本意,为最大限度地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对于只提供支离破碎、并不完整的在城镇工作、生活的相关证据的,只要并非虚假,都应当按城镇居民标准予以计算。毕竟很多务工者在城镇所从事的工种以服务业居多,而用人单位或个人工商业者在现实生活中难以按法律规定完善相关的用工制度,劳动者无法完整地提供相关依据属现实情况。倘若一味以进城务工者未能提供符合法律规定的相关证据,从而否定其实质在城镇务工,属于在法律上的苛求,也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国发〔2014〕25号文件中明确提到:“进一步调整户口迁移政策,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制度,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加快建设和共享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稳步推进义务教育、就业服务、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覆盖全部常住人口。”今后我国实行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制度,将不再有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区别,这一争议问题自然迎刃而解,社会公众所期盼的“同命同价”将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