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钨都文苑 > 评论杂谈 > 正文
评论杂谈

疑案变冤案,除了泪流满面,唯有一声叹息

时间:2016/12/15 15:08:22  来源:胡敦麟  浏览次数:3201

疑案变冤案,除了泪流满面,唯有一声叹息--- 胡敦麟
 
       近期最震撼人心的新闻莫过于聂树斌案。2016年12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宣告聂树斌无罪。聂树斌案终于沉冤昭雪,而这一天却迟来了21年。 
       “正义可能尽到,但从来不会缺席”。网络上一片欢呼雀跃,为法制的胜利,为正义的彰显,为那些不该冤死的魂灵得到安息。 
       认真察看聂树斌案的前因后果,除了泪流满面,唯有一声叹息。 
       聂树斌案疑案重重,在审查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既深刻地揭示了20世纪90年代有罪推定思潮的泛滥,也充分暴露了公检法之间相互制衡的机制形同虚设。聂树斌案有几大疑点:一是被告人聂树斌被抓获后前5天的讯问笔录全部缺失,之后的讯问笔录中聂树斌对关键事实的供述前后矛盾,反复不定,缺乏证据证实,不能排除指供、诱供的可能性。根据惯例,公安机关对重大犯罪嫌疑人一般采取“突审”的方式,前5天一定有讯问笔录,对遗失的讯问笔录公安机关无法作出合理解释,与常理不符,存在重大瑕疵,讯问笔录的完整性、真实性受到严重影响;二是作为作案工具的花上衣来源不明,聂树斌供述偷取破旧短小女式花上衣自穿的解释不合常理,无其它证据证实其供述的合理性;三是本案未作尸体解剖,受害人颈部未见勒索痕迹,但法医鉴定受害人为窒息死亡,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所有这一切都证明案件蹊跷存疑。法律规定公安、检察、法院分别行使侦查、监督、审判职能,相互约束,相互制衡,但“政法是一体,分工不分家”的流水化作业,往往造成公安机关做夹生饭,法院哽咽着下肚的局面。一审、二审判决聂树斌死刑,年仅21岁的聂树斌于1995年4月被执行死刑。 
       十年后,自称是聂树斌案凶手的王书金因奸杀案被逮捕,王书金共交代四起奸杀案,其中包括1994年发生在石家庄的那起奸杀案。一案两凶,究竟谁是真凶?案件由此扑朔迷离。 
       在二审庭审中,王书金自认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确是自己所为,而河北检方却坚决否认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真凶,这种控辩双方对薄公堂时角色互换的事件绝非仅有,是中国刑事诉讼史上最为罕见的一幕。 
       按理,聂树斌案应当复查再审,一案两凶,谁是真凶?人命关天的大事岂能含糊?况且作为代表国家控诉犯罪的检察机关却在法庭上充当起了辩护人的角色,这种角色颠倒的内幕究竟是什么,不应当还原真相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法院定罪量刑的根基,在基本事实出现重大漏洞的情况下,法律的尊严还能维系吗? 
       但事实情况却是,从2005年疑似真凶出现,聂树斌案在河北政法系统复查受阻,2014年由山东高院复查,2016年由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这一历程充分折射出现代官场错综复杂的生态环境和法院有错必纠步履维艰的现实窘境。 
       聂树斌案倘若平反,则造成冤案的一大班人会被追责,这是聂树斌案复查再审遭遇的重大障碍。但面对真相和冤死的灵魂,追责与之相比,孰轻孰重,谁是谁非,焉能从容淡定,无动于衷? 
       聂树斌案沉冤得雪不是源于司法机关的自我纠错,而是源于法律人的奔走呼号和媒体人的锲而不舍,这是最令人深思和沉重叹息之所在。按照97《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在王书金自认聂树斌案杀人凶手且相应证据高度吻合的情况下,寻找真相就是司法机关的职能。 
       聂树斌案能够沉冤得雪,真相大白,得益于媒体人的良知敬业和锲而不舍。《河南商报》率先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为题报道,《南方周末》、《新京报》遥相呼应,舆论掀起轩然大波,引发了全国大众对聂树斌案的关注。在这些人群中,媒体人近十年来不间断的持续报道,对推动聂树斌案的平反居功自伟;而众多知名的法学专家、律师呐喊呼唤、据理力争的执着坚守,导致聂树斌案的真相象解剖一样被层层剥皮,也是功不可没。十年来,面对层层阻挠,媒体人和法律人出于良知和正义,与权势者进行着力量悬殊的较量和博弈,即便被迫离开体制,却永远无法阻止那颗追求真理、探索真相,还冤死者以公道的恒心。最高人民法院顺应民意,排除万难,有错必纠,则充分彰显了法制的力量神圣庄严。 
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泪流满面,总有一种执着让人动容感怀。 
       我想起了鲁迅所说的中国人的脊梁。埋头苦干,拼命硬干,为民请命,舍身求法……自古以来,就有抛头颅洒热血的有为之士,为信仰、为真理、为法律、为真相。 
       聂树斌案再一次告诫,权势者应当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敬畏生命,心怀天下,才能无愧于人民的重托和信任。法官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是一把无形的双刃剑,既可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亦可用刑失当,无辜受责。因而尊重生命,善待生命,少杀慎杀是历史选择的必然。 
       聂树斌案再一次揭示,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无疑是正确的。湖北的佘祥林案、内蒙古的呼格案、福建的念斌案、河北的聂树斌案,都是真凶出现导致案件结局逆转,都发生在法制并不健全完善的年代,发生在有罪推定的特定历史时期。草菅人命的官僚作风和快审快结的办案方式与冤案的发生密不可分。吸取教训,深刻反思,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才能不枉为法制的进步与完善牺牲生命的人们。 
       聂树斌案再一次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有决心、有能力冲破一切艰难险阻和人为干扰,还事实以真相,还死难者以公道,还法律以尊严。尽管路途崎岖不平,但乌云永远遮不住太阳,这是历史用无数事实证明的真理。 
       聂树斌以及有着类似经历的人们,用他们的身躯为中国的法制进步与完善谱写着浓墨重彩的篇章,他们的故事注定融入历史的教科书,在民主、法制、文明、自由的丰碑上永放光芒。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