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评论 > 正文
时政评论

网络文学抄袭泛滥 维权成本高收益低是病根

时间:2017/02/21 09:10:41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3287

网络文学抄袭泛滥 维权成本高收益低是病根

http://www.law-lib.com  2017-2-20 17:17:06  来源:正义网


正义网北京2月20日电(见习记者 单鸽)近日,一则关于小说《锦绣未央》的作者涉嫌抄袭被11名作家联合诉至法院的新闻,将网络作家这个群体再一次带入了人们的视野。抄袭,在网络文学圈子里并不是一件陌生的事情,而真正能够站出来,用法律维权的作者却寥寥。 

  为什么抄袭在网络文学领域泛滥?抄袭又如何认定?被抄袭、被盗文后作者要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 

  “抄袭是比较难判定的” 

  何为“抄袭”?一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的答复曾指出,著作权法所称抄袭、剽窃,是同一概念,是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 

  未经许可使用他人作品或者剽窃他人作品即构成抄袭。但如何使用、使用到怎样的程度算是侵权,《著作权法》中并没有列举出具体的标准。“抄袭是比较难判定的,这是非常专业的问题。对于抄袭的问题要具体情况具体去分析,不是说作者认为我被抄袭了就是抄袭,不是那么简单的。”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明涛告诉记者。 

  “在法律上,我们使用的是思想表达二分法。所谓思想表达二分法,就是著作权法中,思想层面的东西是不受保护的,受保护的是表达的内容。具体到一部小说来讲,小说的主题不受保护,这是思想层面的,比如说故事的一些主线,一些关于场景设置必要的表达,但是具体的文字表达受保护。其实仔细研究会发现,越接近抽象的层面越不受保护,越接近具体的层面越受保护。”陈明涛说。 

  在实际操作中,对于抄袭的认定,主要依靠两种方式。 

  一种方式,是由网站的编辑对上传的文字章节进行审核,情节相似,如场景、对话,或者人物设定与人物关系网一样,都会被认定为抄袭。一般来说,只要编辑发现相似的情节,就会通知作者修改。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抄袭的认定,没有明确的界定,是一种主观的看法,更多的是靠编辑的判断和阅读量。 

  而另一种方式,则是较为通用的一种做法——使用调色盘来进行对比。调色盘并非是一种软件,而是采用表格的形式,人工的将疑似抄袭的文段与原文截取出来的各种相似片段分列在左右进行对比,将其中雷同的句子用鲜艳的颜色进行标明,并在旁边附加解释。 

  记者了解到,这种用调色盘制作的内容并不具有实际的法律效力,在司法审判中只能作为参考的依据,目的是便于法官看清,最后再由法官判定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中的实质性相似。 

  “再大不了直接不写就可以了” 

  “抄袭”,通常有以下两种发现形式,一种是网站编辑主动发现并认定,另一种则是作者发现自己的文章被他人抄袭。 

  对于作者本身涉嫌抄袭的行为,不同的网站有不同的处罚措施。 

  在一家以女性和原创为特征的文学网站,若作者在上传文章时被审核的编辑认定为抄袭,编辑会视抄袭的情节轻重来判断,若章节雷同内容轻微,编辑会将文章退回,让作者进行修改。若文章出现大范围的抄袭,整篇文章与他人作品几近相似,编辑则会将整本小说下架,以维护被抄袭作者和网站的权益。 

  相同的情况在以耽美、爱情等原创网络小说而著名的文学网站,却有不同的处罚方式。在该网站,若作者的作品涉嫌抄袭,网站采取的措施是第一次被判定时,发放警告性的黄牌,并扣专栏30%的积分,积分会持续被扣一年,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作者的人气。若收到黄牌后继续抄袭,则会被发放红牌,这个时候,网站会采取删专栏的举措,来遏制抄袭现象的发生。 

  而在某职场小说等女性文学写作占有优势的文学网站,记者了解到,其对文章的审核主要是针对敏感性的词汇和色情的内容。若是发现涉及抄袭行为,主要是和奖励资格有关联。记者查询后发现,若抄袭其他作品,或有其他侵犯他人版权的行为,将被取消奖励的资格。但其他未签约的作者在平时基本上看不到相关的规定。 

  一般来说,对于作者的作品被他人抄袭的情况,通常由公司来解决。比如说,作者在一家网站更新的文章,很可能被其他的网站作家抄袭写成相类似的文章或被以不注明来源的方式转载,这个时候,公司若发现相关的行为,就会发通知给发表该作品的公司,通知他们将相关的作品下架,若不立即下架,则会采取法律手段维权。 

  在问到对作者的处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时,这位在以女性和原创为特征的文学网站的编辑告诉记者,这些处罚对作者的影响不是很大。被查封账号后,作者换个笔名就可以继续写文章。除非是曝光过照片。如果曝光率很高,读者和影视公司可能就不买这个作者的账了。“一般情况下,撑死了就是下架或者笔名废了,再大不了直接不写就可以了。”编辑说。 

  “你会为了200块钱的稿酬告状吗” 

  其实,在网络文学领域,抄袭和盗文等侵权行为数见不鲜,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很多作者都遇到过类似抄袭的现象,有的是文章几乎一字不改的被抄袭使用,有的则是使用软件来将不同文章的文字拼凑粘贴在一起,形成一篇新的文章。读过原文的粉丝,都会发现其中的相似度。 

  网站作家面对抄袭的情况也没有想象中的抗拒,相反,一些作者抱着习以为常的态度来面对屡禁不止的抄袭行为。 

  方方是一名文学网站的作者,在谈到抄袭问题时,她表示,很多作者都已经司空见惯了,发现被抄袭后,相互之间争吵、掐架多一些,多数没有时间来打官司维权。因为诉讼手段在她看来真的很难实现,并且她认为,若提起诉讼,赚的稿费都不够用来付费的。 

  “你会为了200块钱的稿酬告状吗?”方方反问记者,“其实,面对抄袭,都是粉丝闹得欢,有的作者其实连吵架都懒得吵。” 

  抱有类似观点的还有若若,她在网站上写文已经四五年了,现在是一名全职写手。作为一位小有名气、写作经验颇丰的作者,她就遇到过文章被一字不改抄袭发表的事情,当粉丝将情况告诉她后,她选择让公司来处理这件事情。 

  “其实身为作者没那么多精力去一直盯着这个事情,每天的事情很多的,像我们每天都要更新。所以,这一类事情大多数都是交给公司处理。”若若告诉记者。 

  在她看来,作者跟公司是利益共同体,盗版侵犯的不仅仅是作者的权益,还有公司的权益,公司比个人更有力量去维护版权。“公司有法务部门,遇到抄袭等侵权问题,就全权交给公司处理。”若若说道。公司处理结束后,只会将一个结果告知给她,至于后续的赔偿等问题则没有了下文。 

  “被认定侵权但惩罚不够,导致了普遍性的侵权” 

  网络领域抄袭泛滥,维权难等问题似乎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思想观念里大家认为走法律途径不仅耗时耗力,还有可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因为在现 实情境中,司法判赔的赔偿额度远远低于法律规定的标准。 

  “我抄袭了你的作品,被认定了侵权,但是我遭受的惩罚是不够的,这就导致了普遍性的侵权。当大家发现这个盗版侵权是一个很划算的东西,在这个情况下,侵权就不受控制了。”陈明涛指出。 

  他认为,从法律制度本身的规定来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中国著作权法的立法水准和国外是相当的。我国著作权对原作者的保护,有着明确的法律规定。他们享有著作权常见的权利,如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发表权、剧本改编权等,都有明确的规定。 

  在他看来,出现网络文学领域侵权行为泛滥的原因不在于立法层面的不完善,而在于司法实践层面的不规范,主要体现在当前司法赔偿额度太低。“美国的赔偿额度能达到几百亿美元,我们的赔偿额度可能只有几百元,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陈明涛表示。 

  关于判赔额度低的现状,演员石天琦抄袭的案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据悉,署名为石天琦的小说《水风空落眼前花》抄袭了包括王曦唯(笔名寐语者)在内的38名作者的文章,但是站出来发生并将诉讼程序走到最后的仅剩下了4人。 

  在这场诉讼中,王曦唯认为《水风空落眼前花》抄袭了其作品《苏婧》,要求石天琦及其作品出版公司停止侵权,当众道歉,并赔偿其经济损失240000元及合理费用54652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后认为,除了标题、人物姓名及个别词句外,《水风空落眼前花》中收录的章节《最好的时光》与《苏婧》的文字表达方式基本一致,甚至绝大部分句子和段落表达均完全一致。《最好的时光》显然不是独立创作的结果,而是抄袭自发表时间在先的《苏婧》,且故意对《苏婧》中的一些人名、词句进行修改,属于侵犯王曦唯署名权、修改权、复制权及发行权的作品。 

  最终,法院判决出版公司停止出版该书,并在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公开道歉,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共计1.5万元。 

  “要让大家感觉到,有人因为抄袭被惩罚得很严重” 

  “如果我们在司法侵权的赔偿额度上大力的提高,让抄袭的人、盗版的人受到很大的惩罚,就会净化整个市场,作者能够真正的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从而愿意去维权。但是在实际的司法审判中,却往往出现赔偿额度太低的情况。”陈明涛讲到。 

  “当前,我们也在提高侵权的赔偿标准,把司法保护的赔偿标准提高了,这是一些比较好的做法。但是我觉得还是要真正的落实到一些具体的个案上,让具体的个案发挥社会导向和舆论导向作用。要让大家感觉到,有人因为抄袭被惩罚得很严重,这才能真正发挥效力。”陈明涛告诉记者。 

  虽然在司法实践领域,存在着一些不完善的现象,使得侵权成本低,侵权行为屡屡发生。但是,在现实中,思想意识的觉醒以及一些组织的建立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著作权的保护,给被侵权作者提供了另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途径。 

  2015年建立的维权骑士网站就是其中的一个,维权骑士网站是一家为原创者提供版权管理和保护服务的网站。据维权骑士的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4月,该维权网站累计监测平台6587家,处理维权事件66006件,累计查封账号1875个,发放律师函或提起诉讼367次,在一定程度上为原创作者提供了版权保护和发声的平台。 

  面对屡禁不止的侵权行为,尽管维权之路在现在看来并不容易,维权效果也并非如预期所想,即使像若若发现自己被抄袭后,内心很感慨的那样,“人生不易,写文且行且珍惜”,但也有人勇敢的发声,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事儿总要有人做的。”陈明涛最后说道。 

展开